您的位置:主页 > 香港开马网站 > 求部国产电视剧

求部国产电视剧

发布日期:2019-08-07 01:20   来源:未知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出品单位:陕西传视大方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北京华风气象影视信息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多年以前的北京城曾经流传着一个悠久而神秘的传说: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时,慈禧太后在仓皇西逃前夕曾将紫禁城里的八大马车金银珠宝坚壁在宫外太监暗宅的一口古井里。日后由于战乱不断、运动不断,人们对于这个传说的的记忆逐渐淡忘。

  百年后一所面临拆迁的老式四合院里,一辈子梦想发财,可一烧香灶王爷就调屁股的倒霉蛋王一斗日夜为“金条烫手”的美梦所困惑,坐卧不宁。

  东屋王一斗家与西屋枝子妈家住对门,虽是儿女亲家,可对门成了对头,亲家成了冤家。原因是枝子妈至今攥着户口簿,不让枝子和满囤办理结婚手续,王家人将因此而丢掉一套本可到手的安置房。

  妹妹叶子在满囤的哀求下偷出了户口簿,可怎么也没有想到枝子却把户口簿还给了母亲。性格倔强的枝子一方面和蛮横的母亲针锋相对,另一方面却对丈夫和公婆三番五次向他妈求情做法很是不满。

  恰在此时,做了一辈子发财梦的王一斗突然发现了一口藏在自家房子里的古井,初探的感觉让他坚信美丽的传说就要变为现实,他就要发了。不吐不快却又不能声张的感觉差点把他憋死,他拉上儿子满囤开始了他们的秘密行动。根本不信“天上掉馅饼”的满囤一面在老爸的逼迫下黑白颠倒的下洞挖井,一面还要在枝子的逼迫的下苦练嘴皮工夫,去做保险,这使他筋疲力尽,好不痛苦。王家父子的种种反常举动引起了院里不同人物的不同反应,也引起了枝子的怀疑。

  郑考古向夏五爷打听历史文物疑案,夏五爷一问三不知,用鸡毛掸子把尘土掸得四处飞扬。夜里,忽然传出杀猪般的嚎叫,原来满囤在古井中摸到一团凉凉的、肉乎乎的东西。满囤的叫声惊动了四邻,枝子妈家、丽珍家和租住在丽珍家西屋的吴非屋里的灯都亮了,惟有夏五爷家里的灯依然黑着。胡同里,幽暗的灯光下,一只黑猫目不转睛地注视这着院里的一举一动。

  枝子妈结识了爱好京剧的郑考古,尤如遇见知音。出租车上,郑考古意欲对枝子妈表示亲昵,却被女司机屡屡搅黄,原来开车的是枝子。

  一桩桩不如意的家事搅得枝子心神不宁,她的出租车险些撞倒了一位迷路的老太太。看到老人神情痴呆,举止艰难,枝子不禁起了恻隐之心。她把老太太接回家中悉心照料,王一斗夫妇对此敢怒不敢言。

  井里挖出了“老东西”,满囤异常兴奋,对挖井积极起来。是夜,猫儿们突然在这不二不八的晚上闹起春来,搅得四邻不安,致使王一斗父子的挖井工作不得不停下来,原来是有人给猫吃了“伟哥”。

  王一斗把在古井里发现的珍珠耳坠儿拿给大漏勺鉴定,郑考古看到后如获至宝,他更相信自己的判断没错:古井就在这座四合院里。

  有人在王家的窗台上偷偷放了一堆鱼鳞,因此猫们虽然不闹春了,但却总是跑来和王一斗捣乱,闹得王一斗心神不宁。这到底是谁干的?目的又是什么?夏五爷对那位半痴半呆的老太太起了疑心。

  丽珍的丈夫骗她离了婚,丽珍因此割了手腕。满囤将其送进医院进行抢救,却偏偏碰到了枝子,枝子一边骂满囤,一边却为丽珍输了血。

  王一斗父子挖出了一箱沤烂了的的银票,糊涂的满囤妈竟然把装银票的铜皮箱拿到外面清洗,引起了夏五爷的恐慌。九库和爷爷捉迷藏,藏进铜皮箱里,差点酿成悲剧。古井带来的不仅仅是财富希望,也有不祥的预兆。

  夏五爷屡屡旁敲侧击,劝诫王一斗父子,满囤听得一头雾水,王一斗则置若罔闻。

  同事张童向枝子表示好感却不巧被满囤撞见,一向随和知足的满囤傻了眼。原本打算向枝子坦白古井秘密的他转而疯狂挖井,连王一斗见了都害怕。

  随着挖宝工作的进展,有意无意间发生在院子里的蹊跷事越来越多:院子里涌进了一群蛇,让住户们大惊失色;拆迁办的刘主任和韩老板闯进王家,险些让古井曝光;九库钻井了古井里,吓坏了正在挖宝的王家父子;有人拉闸断电,继续在暗中捣乱……王一斗父子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大漏勺用金缕玉盖骗了韩老板,夏五爷被气得进了医院。韩老板把大漏勺送进了派出所,多亏枝子仗义援手,用自己准备买出租车的钱解救了大漏勺。

  最后的搬迁期限到了,王一斗为了拖延时间决心和拆迁办斗法。他头戴痰盂,手缠铁链,使出“滚刀肉”的功夫撒泼耍赖拒绝搬迁。枝子终于发现了丈夫和公公的荒唐行为,异常气愤。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满囤为了阻止枝子泄密竟然把她绑了起来……

  王一斗没能如愿,古井终归被郑考古发现,但令人惊讶的是,一场轰轰烈烈的考古发掘得到的却只是一只生锈的大铁钩!总指挥郑考古当场晕倒……

  王一斗暗自高兴大家扯平,夏五爷惊讶之余百思不得其解,暗中关注整个事件全过程的痴呆老太太悄然离去,令人们始料未及的是,这位神秘的老太太竟然留给枝子一笔巨大的财富……

  一年后,楼房在古井的基础上盖了起来,老住户又都迁回来了,四合院的邻居变成了楼上楼下的邻居。枝子妈为大女儿枝子补办婚礼。新郎满囤做人寿保险代理员,练就了一副铁嘴子,席间口若悬河,满嘴跑火车。作为主婚人的夏五爷,历数枝子对众人的好处,大家热泪盈眶,感慨万千。

  古井的传说又有了新消息,据说财宝被埋在更深一层的卧井里。这下要想挖掘就只能等到新盖的楼房再拆时了。王一斗闻讯追悔莫及,直直地倒了下去……从此他患上了脑血栓,连‘后悔呦后悔死喽’的口头禅了也说不出来了,逢人就无奈的摇头。

  月色下,人们经常可以看见郑考古、王一斗拉开着距离围着楼房一圈一圈地转,踩出的小道清晰可见。

  百年后一所面临拆迁的老式四合院里,住户王一斗日夜为“金银财宝”的美梦所困惑,坐卧不宁。儿子满囤正下岗在家,儿媳枝子靠跑出租维持家庭。满囤和枝子的孩子九库已经九岁了,可因为同住一院的枝子妈看不起没出息的满囤而反对这门亲事,还一直扣着枝子的户口本,两人至今无法办理正式的结婚手续。

  拆迁在即,王一斗夫妇为了拆迁的时候多要一套房子,不得向枝子妈讨要枝子的户口本,却吃了闭门羹。

  考古学家郑考古前来四合院调查八大车金银财宝的往事,却被院子里年事最高的夏五爷婉拒。

  枝子的妹妹叶子年轻貌美,个性张扬,得到了夏五爷孙子“大漏勺”和拆迁工程开发商韩老板的追求。

  满囤参加保险培训,因为生活的艰辛和苦闷表现失态,却让枝子看到,不禁潸然泪下。满囤为了房子求叶子偷出户口本,却险些被枝子妈发现。万般无奈之下,满囤只好强打精神,上门讨好丈母娘,却在关键时刻,向枝子妈推销起保险来,被枝子妈打出门去。

  同住一院的满囤前女友丽珍,为了多要一套房子,和丈夫假离婚,刚刚离婚却发现有了身孕。

  郑考古再次拜访夏五爷,越发地引起王一斗对财宝的觊觎,深夜里王一斗在自家屋内果真发现了一口古井。王一斗发现自己竟然在金银财宝上睡了十几年而浑然不知,他喊来满囤下井探宝,初探井下的满囤却摸到了一条死蛇,满囤的一声尖叫,把整个院子都吵醒了。

  王一斗父子发现的古井中有一块木板阻隔,父子两人夜里加紧凿板,苦不堪言。租住在院子里的记者吴非,和叶子不打不相识,互生好感,两人的“点灯长聊”,让王家父子的挖宝不得不停歇下来。

  大漏勺在古玩市场上向韩老板兜售传家之宝“金缕玉盖”,韩老板兴趣浓厚,不过“金缕玉盖”却在夏五爷手中秘藏,大漏勺只能待机而动。

  满囤妈倾倒古井里挖出的垃圾,引来清洁员的不满,夏五爷替满囤一家解围,郑考古却像发现了宝藏,翻检起这些垃圾……

  叶子从母亲手里骗出了户口本,满囤和枝子补办结婚手续,枝子却在最后关头放弃,引起满囤强烈不满。

  满囤得知妻子的苦衷后,真诚的向妻子道歉,枝子却因为心情烦躁,撞伤了一位黑夜老太太。

  枝子将黑夜老太送往医院,老太太伤愈后,却说不出自己的家庭住址。枝子和满囤商量,将痴呆的老太太暂时带回家中休养,却遭到了正全力挖宝的王一斗的强烈不满。枝子一边让满囤好好服侍老太太,一边通过报纸、派出所为老太太寻找亲人。

  王一斗父子的凿板声,让枝子妈总睡不踏实,夏五爷再次帮助王家解围。王一斗却对夏五爷的态度十分怀疑。

  郑考古和枝子妈在公园因为京剧结缘。叶子无意中看到了同行的母亲和郑考古,打趣母亲,却被正告:绝对不能像姐姐枝子那样没有出息,在院子里找男朋友。

  韩老板一边展开攻势,猛烈追求叶子;一边催促大漏勺尽快找到“金缕玉盖”。大漏勺不得不在家中四处找寻,却次次被爷爷看破。

  枝子妈通过叶子转告枝子,只要枝子登门向自己赔礼道歉,承认当初嫁给满囤是错误的,就把户口本还给枝子,在众人的压力之下,枝子登门看望母亲,却坚决不承认嫁给满囤嫁错了,母女不欢而散。

  满囤妈难掩对枝子妈的愤怒,两人一大早在水池边上吵闹起来,枝子的一声怒吼,才让她们才偃旗息鼓。

  张童从两个母亲的争吵中,知道了枝子和满囤根本就没有登记,信心大增,准备和满囤公平竞争,对枝子死缠烂打。

  郑考古和枝子妈从公园归来,却恰好坐上了枝子的出租车,态度亲昵地两人被枝子好一顿整治。

  吴非通过采访拍照等和叶子越走越近,两人渐生情愫,却遭到枝子妈的训斥和大漏勺的嫉恨,大漏勺灌醉了吴非,并挑拨离间,胡说八道的吴非挨了叶子的耳光。

  王一斗父子正在夜里挖宝,片警带着自称是黑夜老太家人的外地人找上门来,一场大闹险些撞破王一斗屋里的挖宝现场,而最终只是误会一场,王一斗越来越后悔收留黑夜老太太了。

  枝子发现丈夫每天身上都有很多泥土,疑窦丛生,对挖井失去兴趣的满囤正准备放弃,王一斗却凿破木板发现了和梦境中一样的石门,金银财宝好像和王家父子越来越近了。

  王一斗始终认为挖宝的事情应该瞒着枝子,以免节外生枝,却不料就在凿通木板的节骨眼上,枝子却和张童轮替,改上白班,晚上休息。这可急坏了王一斗父子。拆迁办确定的搬迁时间日益临近,王一斗一边登门央求拆迁办能够拖延几日,以便从枝子妈手中要到户口本,一边逼迫满囤尽快想出办法,让枝子继续上夜班,保证夜里的挖宝,满囤为此一筹莫展。

  吴非酒醒之后,向叶子道歉,却被叶子拒绝,叶子为了气吴非上了韩老板的车,却被韩老板灌醉,险遭非礼。吴非求枝子帮忙送交叶子道歉信,枝子和满囤也趁机开导叶子,两人误会即将冰释。而背后韩老板则买通大漏勺又要想尽办法拆散叶子和吴非。

  满囤找到张童,请张童帮忙和枝子换班,张童答应了满囤,和枝子再次换班,王家的挖宝大计得以继续。

  王一斗和满囤准备在柏木板上锯个大洞,钻到井底,打开石门取出财宝,可是突然院子里的猫都叫起春来,把全院人都吵醒了,挖宝不得不又一次停了下来。大漏勺发现了院子里的猫叫春,竟然是爷爷夏五爷偷偷给猫喂“伟哥”造成的,百思不得其解。

  次日,一只大猫又爬上了王家窗台,好不容易赶跑了猫,九库又被吵醒,死活要满囤陪着他睡,好不容易哄睡了九库,枝子却因为车胎问题提前下夜班,王一斗面对一连串的不顺利,心急如焚,发现了窗台上有人故意放置了鱼鳞,王一斗怀疑有人在暗中做对。

  王一斗越发怀疑是夏五爷在暗中做梗,破坏挖宝,利用孙子的玻璃球设局等待作梗者上当。为了对付晚上叫春的猫,王一斗准备了拌了安眠药的包子,却不料被满囤误食,严重影响了挖宝的进展。毫不气馁的王一斗终于下到井底,却发现石门无法推开,不过在石门边,王一斗捡到一颗巨大的珍珠耳坠。

  王一斗拿着耳坠让大漏勺鉴定,大漏勺贪心顿起,用一颗仿制品掉包了真耳坠,又仿制了一颗一模一样的,高价卖给了韩老板。韩老板请来郑考古鉴定,确认是慈禧太后生前佩戴的国宝文物。

  吴非和叶子最终破除了韩老板的挑拨离间,陷入热恋,而一番纠缠之后,张童面对枝子的强词拒绝,真诚的向枝子道歉。

  王一斗埋头下井挖宝,井下,石门始终无法打开,王一斗和满囤面对一门之隔的金银财宝,望宝兴叹。

  丽珍为了拆迁中多要一套房子,和老公假离婚,不料老公假戏真做,趁机抛弃丽珍,已有身孕的丽珍万念俱灰,企图割腕自杀,被吴非发现,急忙通知满囤,一斗父子只好停工。满囤送丽珍上医院抢救,巧遇枝子,被枝子误会,但在危急时刻枝子献血救下了丽珍。

  王一斗决心自己一人下井继续挖宝,神秘的黑衣老太,半夜偷偷起来窥探王一斗的行动,却被绊倒,不慎骨折。枝子和满囤送老太太就医,轮班看护。王一斗气的无话可说。

  枝子让满囤夜里到医院看护黑衣老太太,一斗却催促满囤赶快回家,抓紧时间挖宝,满囤左右为难,请来一位义工,看护老太太,赶回家挖宝,不料却被枝子发现,怒气冲冲回家质问满囤,王一斗和满囤只好编造理由蒙混过关。

  枝子妈养的小狗“亲亲宝贝”被满囤妈养的小狗“臭臭儿”,破了童子身,两人在院子里为了狗争吵起来。晚上枝子妈发现“亲亲宝贝”失踪,怀疑是王家记仇藏了她的狗,要搜查王家。即将打开石门的王一斗父子被迫暂停。而枝子妈的搜查必然会发现古井,双方僵持在王家门口,闻讯赶来的枝子,解决纷扰。

  医院里,黑夜老太太总是在满囤不在的时候发脾气,让满囤两头分身乏术,王一斗终于打开了古井石门,却发现门里有门,而第一道石门里只有一个大铜箱子和一副蛇皮。满囤打开铜箱,里面是一箱子大清银票,已经腐烂成泥。

  自从打开了石门,院子里总是不时地出现大蛇和小蛇,吓坏了一院子的人,王一斗不禁联想这些蛇是不是宝藏的守护者。不知危险的九库在院子里玩蛇,吓坏了众人,幸好郑考古赶到,救下了危险中的九库,枝子对母亲和郑考古感激万分。

  枝子为了躲避张童的追求,委托叶子给张童介绍男友,张童坚持追求枝子,交班时,强吻枝子,却被满囤看到,满囤顿时感觉天旋地转,五雷轰顶。

  王一斗父子继续凿二道石门,满囤却因为枝子的事情心不在焉,一斗也因为蛇的原因心有余悸,挖宝并不顺利。

  拆迁临近,王一斗铤而走险白天也下井凿门。不料刚刚下井,拆迁办刘主任和韩老板就赶到王家,满囤妈左支右绌,井下的王一斗浑然不知,还误拿了刘主任的一只鞋,最终有惊无险的蒙混过关。

  满囤和王一斗继续凿门,院子里却屡屡停电,老谋深算的王一斗蹲点守候,发现是夏五爷一次次捅断保险丝,众人惊诧不已。满囤妈的一次疏忽,让九库无意间发现了父亲和爷爷半夜里在挖井……

  年轻的吴非和叶子,又一次中了韩老板的挑拨离间,热恋中的两人顿时势如水火。

  满囤软硬兼施,为了哄九库不要对外人说起古井的事情,给九库买来冲锋枪,却引起枝子的不满。

  张童为了讨好枝子给枝子买了项链,偷偷放在枝子的包里,却被满囤首先发现,满囤苦闷难当,和“失恋”的吴非和起闷酒,酩酊大醉,枝子发现了事情的真相,试图向满囤解释,满囤却因为自己一直没有钱给枝子买首饰,把一腔愤懑都发泄到了井下挖宝上,疯狂的劲头让王一斗乍舌不已。满囤和枝子的家庭危机浮出水面。

  大漏勺为了支开寸步不离“金缕玉盖”的爷爷,在饭里下了巴豆,枝子发现了痛苦万分的夏五爷,把夏五爷送往医院。夏五爷发现其中有诈,赶回家中,却发现,“金缕玉盖”已经不见了。

  大漏勺把“金缕玉盖”高价卖给了韩老板,郑考古却帮韩老板看出了问题,郑考古根据几件事情的推理,再次登门拜访夏五爷,讲出了“金缕玉盖”的故事,追问夏五爷古井的事情,夏五爷坚决否认。

  上当的韩老板,到处找大漏勺的下落,大漏勺准备外逃,却被韩老板抓个正着。危急时刻枝子赶到救下了大漏勺。枝子用自己准备买车的五万元,替大漏勺还上韩老板的欠款,大漏勺对枝子感激不尽。决心洗心革面。

  大漏勺说出吴非和叶子矛盾的玄妙所在,叶子一怒之下,跑到韩老板的公司把韩老板整治一番,和吴非重归于好。

  张童为了追求枝子,寻死觅活,枝子却不为所动,张童准备想新的办法追求枝子。

  张童约满囤公园见面,两人的对峙终于迸发,满囤更是怒不可遏,枝子赶到,制止了两个人的拳脚相加。

  心情沮丧的满囤和枝子打起冷战,更对挖宝意兴阑珊,面对儿子九库的抢白,满囤怒气十足,失手打了九库,引起枝子更大的不满。

  晚间大家发现九库失踪,全院子的人急忙分头寻找。臭臭儿一直冲着墙角古井里挖出来的铜皮箱子狂叫不已,引起了王一斗的注意,果然,九库和爷爷躲迷藏,钻进了箱子,却不慎反锁,发现时已经奄奄一息。

  九库的失踪激发了枝子妈对外孙积蓄多年的爱,一怒之下砸了铜箱,把九库接过来调养。而王一斗和夏五爷从这件事情开始越发的注意黑衣老太。

  经过九库的失踪,枝子妈和王家的恩怨一笔勾销了,枝子妈主动缓和了和女儿女婿的关系,更是每天不停的往王家跑,亲家长亲家短,严重的影响着王一斗的挖宝大计,王一斗不胜懊恼。同时,因为九库的原因,枝子和满囤夫妻间消弭了误解,一家人和和睦睦,其乐融融。

  黑衣老太太突然离去,留给了枝子一笔巨额财富,感谢枝子长时间的照顾,让枝子和满囤大吃一惊。

  两天后,大院即将拆迁,枝子妈和夏五爷组织大家在院子里聚餐,枝子妈借机还给了枝子户口本,大漏勺更是提议枝子,叶子,枝子妈三对新老恋人共办喜事。而枝子也趁机要把老太太留下的大笔财富分给众人,动情处,众人百感交集。

  拆迁终于来临,不甘心和财宝失之交臂的王一斗决心硬扛到底做一回钉子户。却引起了韩老板的怀疑。王一斗父子终于打开了二道石门,却发现还有三道石门,不信邪的王一斗决心继续努力。却发现,下到井底的软梯,被人割断了。

  王一斗父子的挖宝被韩老板发现,韩老板准备和王一斗父子合作挖宝,老谋深算的王一斗派大漏勺设法拖住韩老板,白天当钉子户,阻挠拆迁,晚上继续设法撬开三道石门。却不料那条神秘的大蛇突然出现,吓得王一斗跑出房子,联合执法队一声令下,王家被夷为平地。

  张童不甘心就此和枝子疏远,把枝子骗到郊外意欲强暴,却被枝子一个巴掌打醒,后悔不迭。

  虽然王家被夷为平地,可是王一斗还是不死心,夜里带着满囤在瓦砾堆上找到古井洞口,继续挖宝,却又被神秘人耍弄,父子俩被当成流氓送进了派出所。

  枝子到派出所领出了父子二人,却对两人的行径怀疑,从九库的嘴里知道了真相,赶到工地,喝止满囤和父亲的违法行为,满囤却在王一斗的怂恿下,绑起了枝子,枝子痛苦万分。警察赶来,枝子帮助王一斗父子脱身,却带着九库离家出走。

  满囤满腔悔恨,满世界的寻找妻子儿子,面对母子俩真诚的悔过,终于得到了枝子的原谅。而此时,韩老板找来了郑考古,向政府告发这片拆迁工地中埋有重宝。郑考古大喜往外。而王一斗看到大势已去,心情颓靡。

  郑考古带领考古队正式开始挖掘。王一斗懊恼功败垂成。而夏五爷在挖掘现场却准备跳楼自杀,他老人家正是这批财宝看护人的后裔。但是经过挖掘,古井的三道石门都被打开,却没有什么金银财宝,只有一把生锈的大铁钩子。

  一年后,众人搬回了新落成的小区,满囤已经成了保险公司的经理,而王一斗还在后悔自己忙活了半天却一无所有。

  王一斗、夏五爷、郑考古回首往事,不胜唏嘘,一个神秘的老太太却送来一封信,告诉大家,其实宝藏在更深一层的卧井中,而老太太正是当初藏宝太监养子的后人。

------分隔线----------------------------